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乌鲁托拉同人站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73|回复: 0

[BL] 【优誉】明明白白我的心

[复制链接]

9

主题

9

帖子

540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540
发表于 2022-3-14 15:27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胜情难却 于 2022-3-14 15:29 编辑

私设如山,不可考据。
冷逆体质这辈子治不好了。非常不符合人设罗里吧嗦纠结的产物。总之就是阿誉前辈本质真的挺爱哭的。【击中我的靶心】
OOC预警,所有角色都有OOC的可能,毕竟我不是他们,我也不是你。若与您心中不符,可太正常了。
全是‘私以为’,不认同的不喜欢的请点红叉叉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【明明白白我的心】

E.G.I.S.这次的团建是非常一般的电影之夜。
本来应该是非常一般的。

最初的安排是下班后一起窝在休息室的沙发里看大投屏,叫上六份十二寸披萨和两打啤酒,给工藤优幸这个缺乏常识的小青年科普一下著名电影系列【星际不迷航】。

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。

佐佐木可奈社长下午接到电话,似乎是有好友结婚伴娘临时有事,需要她第二天早起去救急帮忙。她非常不好意思的给剩下三人随便买了晚场的电影票,说是要赶紧去做脸做发型后踩着高跟鞋匆匆离开。
因为是九点的电影,三人商量着先各自回家吃饭,直接在电影院碰头,看完后还能去居酒屋喝第二趴。

然而计划再一次赶不上变化。

八点五十分,工藤优幸难得穿着便服,竟然还是和工作服差不多的蓝色休闲衬衫和牛仔裤,一只胳膊勉强箍着三桶爆米花,另一只手臂夹着三瓶可乐,睁着狗狗眼无辜的看着迎面走来,刚挂了旭川美利花电话的前辈宗谷誉。
“她说看了网评,这部【黑裤人】不是她喜欢看的类型,”宗谷誉叹着气解释,“所以只剩我们两个人大男人了,还看吗?”
“这么多吃的……”优幸苦着张脸。
“那就看吧,反正都出来了,”看后辈失望的样子,阿誉也不忍心说出‘算了回家吧’,这样让人沮丧的话来。
看见有小情侣空着手急急忙忙赶着要进场,优幸喊住男方,示意免费送给他们两份爆米花和可乐。对方听过解释,谢过他们后只肯收下一份。
阿誉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样子,想要帮忙又怕把东西碰翻了,突然想起来可奈是把电影票给了优幸的。
时间已经到了八点五十七分。
“优幸,我们的票呢?”
“啊,在左边的裤子口袋里。”
看了眼左右两只手都没有空的后辈,宗谷誉将自己的手伸进了工藤优幸的牛仔裤兜,摸来摸去的并没有纸质票的踪迹。
抬头就看见对方的大眼睛怔怔盯着自己,“没有啊,确定在左边吗?”
“可能……可能在右边。”
翻了个白眼,换了一边摸索,终于发现了三张有些皱巴的电影票,“你这家伙左右不分的吗?”
“对不起!”优幸涨红着脸,连忙道歉。
“别在意,快开场了,赶紧走。”宗谷誉看后辈反应这么大,怕他觉得丢脸,赶紧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,催促进场。

电影的确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,优幸一把一把往嘴里扔爆米花,更多的时候侧头偷看认真观影的前辈。
工藤优幸问自己,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阿誉前辈的呢?
是那一天被雾崎偷袭倒地后内心几乎崩溃时开始吗?
如果换做是社长或美利花,优幸也会愤怒会动摇,这不能作为自己喜欢上前辈的证据。
不能吗?应该是不一样的心情吧。
阿誉前辈对自己,也会是和对别人不一样吗?
轻轻摇头,优幸觉得自己都快不像自己了。喜欢就是喜欢了,与其纠结是什么时候为什么会喜欢上,还不如爽快的去争取……
突然之间,腿上传来的按压感让飘走的思绪回笼。
只见阿誉对上优幸的视线,一手搭在对方的腿上,在电影院忽明忽暗屏幕光下逐渐凑近。
“要爆米花就直接拿,不声不响看着我谁知道你想要什么?”
阿誉压着声音将几乎没有动过的爆米花桶塞进后辈的怀中,靠在耳边提醒到,“你往下缩缩,别影响后面的人。”
优幸赶紧往后看了一眼,后一排的女孩拉长着脖子侧着角度,看起来的确是不方便观影。
“抱歉。”听话的蜷起背,肩膀一不小心又撞上了宗谷誉的脑袋,立马收获一个忿忿不平的瞪视。
嘟囔了一句‘长这么高干嘛。’拳头不重的锤了一下那让自己吃瘪的肩膀上。
优幸顾不上肩膀微微吃痛,眼疾手快的抓住阿誉就要收回的手,仗着自己的手掌大出对方两圈,包裹住楞在当场的拳头。
“很痛诶,前辈,”找到听起来似乎合理的借口,任由宗谷誉使上力气想要抽回,就是不松手,“请别乱动啦,要是再打我的话会影响别人看电影哦。”
果然,阿誉别扭的停下了挣扎,大概心里在暗暗骂着乱来的后辈,扭头不再理他。
优幸注意到对方渐渐放松了力道,得寸进尺摩搓着指节,趁着不明就里松开拳头的空档,趁虚而入十指交握。
这下阿誉坐不住了,皱着眉瞪着对方用眼神质问到底怎么回事。
优幸佯装专心看电影,另一只手往嘴里送起爆米花,就好像十指紧扣是什么普通朋友之间非常自然的动作似的,昏暗的环境隐藏了他通红的耳朵。
自然,心虚注视着大荧幕的人,没发现没有得到回应只能作罢的另一位主角,不知道当下是因为怎样的情绪,眼眶有些微红。


直到电影散场灯光全都亮起,宗谷誉试着动了动手,对方依然没有放开他的意思,只能按捺着羞耻一直坐着,在被路过的人关注时,自欺欺人的侧低着头闭上眼。
全场只剩他们两个大男人还留在场内,工藤优幸清楚感受到手心冒的汗,也许是自己的,也许是对方的,又或者同时属于两个人
“阿誉前辈,”喉咙有些发紧,“我们走吧。”
“闭嘴!”阿誉突然吼了一声,甚至有些破音,立即又压低音量,“还不快放手!”
他在紧张,好可爱,优幸心底升起小小的兴奋。
“打扫的阿姨一直在等我们,再不走要影响后面场次的观众了。”
被后辈强硬的半拖出影院,在公共场合十指紧扣一路快走,好在大晚上的人不是太多。
到了一处广场角落,阿誉终于出声了。
“优幸,”他说,“你到底是怎么想的。”
“前辈是真的不知道吗?”举起两人的手,向前一步拉近距离,“没关系,我可以大声说出来。”
猛的用另一只手捂住后辈的嘴,内心有些害怕。
比自己高大的后辈有一双清澈温柔的眼睛,虽然总是调侃对方热血傻气,但阿誉其实是很喜欢这样充满活力和正义感的优幸的。
但是,如果要挑破这一层纸,他又觉得害怕了。
撇开自己是宇宙人又是男性,按照优幸的性格这不会成为问题,如果他们在一起,甚至还算是某种意义上实现了这小子的愿望。
可是,那些时不时会冒出来纠缠不清的过去,会不会给自己拼命守护着的后辈带来伤害。这种理由,就算说出来也只会得到‘想要了解,一起面对。’这样真挚坚定的回答吧。反而会让自己感动到立马答应的状况。
在泰迦他们离开后,优幸不但没有收敛他的正义感,反而像是要连三位奥特曼的份一起努力一样,做什么都充满干劲。
现在两人一起出外勤的时候,还能够配合默契,但是如果确认了恋爱关系,优幸很有可能会认为有责任必须要保护他,事事都冲在前头这种情况,想来也是绝对会发生的。
并不是不喜欢,反而是因为太喜欢,太在意了。
“别说出来,优幸,别让我为难。”
真的用了力道挣脱交握的双手,后退一步,转身离开。
然后手腕再一次被用力扣住,急切的后辈又一次黏了上来,“会为难的话,我就还有希望是吗?”
明知道对方是这样不会放弃的性格,阿誉在心底叹了口气,“我要回去了。”
“是我哪里做错了吗?明明到刚才为止前辈都没有拒绝。”
“在电影院就让你放手了吧。”
“但是以前辈的身手,真的不愿意的话,我根本就不会有机会得逞。”
“让你放手!”不自觉的提高声调,回头想要说几句狠话,见到工藤优幸红着眼眶,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他愣是开不了口。
“阿誉前辈虽然平时对我很严厉,但都是为了我好,帅气可靠热心又容易心软,为了守护地球上的宇宙人,一直一直拼命工作着,吃鲷鱼烧的时候会心情特别好,害羞的时候会用暴躁来掩饰,情绪起伏大的时候会特别容易掉眼泪,就像现在这样,特别特别可爱。”
什么东西?宗谷誉一时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感动还是尴尬,瞪着眼睛反应不过来。
“我那是……我那是干眼症。”最终憋出这么一句话来。
优幸看着阿誉通红的眼眶堪堪就要掉下眼泪的样子,心里想着无论如何自己也不会放手的。
“我,喜欢阿誉前辈,非常非常喜欢!”
“你这个热血笨蛋!不是让你别说出来吗!”身体的反应快于脑子,一拳锤在对方肩膀上,眼泪也非常没有出息的落了下来,“你这样子让我怎么拒绝啊!”
所以不是不喜欢,而是不想或者不能吗?优幸觉得自己似乎抓到了重点。
“那就不要拒绝我,前辈,其实也是喜欢我的对吧。”
“两个人如果要在一起,除了喜欢以外还有很多要考虑的因素。”
“所以阿誉前辈是喜欢我的对吧,我好高兴啊。”
这家伙,阿誉眼睁睁看着优幸也掉下眼泪,又被带歪了节奏,“你哭什么呀,大半夜的大男人在马路上面对面哭像什么样子啊!”
“前辈明明说是干眼症,所以只有我一个人在哭啊,我太激动了,人家看到也会理解的。”
“你这小子……”阿誉恨不得揍他一顿,“只挑自己喜欢的听吗?”
“这也是没办法的吧,因为前辈在思考那些不允许自己和我在一起的理由,而不是和我在一起之后如何去解决那些问题吧。”
“不要突然这么敏锐啊!反而弄得我像个傻子一样。”
阿誉愤恨的胡乱摸了一把脸,深吸了一口气,让自己平静下来,他是前辈,不能被优幸带跑偏。
“前辈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和那些所谓的‘规则’,”优幸拉着阿誉的手贴上自己的心口处,“我不在乎前辈是不是地球人,我喜欢的是宗谷誉,是阿誉前辈,请相信我。”
“不是因为这个。”
阿誉不会承认自己是个敏感的性格,曾经因为要隐藏自己的身份而被孤立被排挤被霸凌的经历,他学会了反抗。
但是以暴制暴也好,投身错误的道路也罢,无非只是想要一处立足之处。
日子久了,再也忍受不了恶人协会的所作所为,加入E.G.I.S.后开始将自己隐藏在芸芸人群之中,每一条与人相处的规则,每一处需要小心谨慎的细节,那些繁复的礼节,那些察言观色的场合。
若非是想要守护那些同样辛苦隐忍生活在地球上的宇宙人的信念,自己本就疲惫的内心怕是早就坚持不住了。后来……
阿誉对上后辈赤诚的目光,“你是我想要守护的人,优幸,拼死也要守护的人。”
“前辈!”
“我相信你也会说出同样的话,”打断对方激动的发言,“正因为如此,如果我们之间的关系改变了,你会更加在意我的安危,这样最终会害了你,明白吗?”
优幸沉默了良久,仿佛能听见他紧咬牙根的声音,“如果是这种理由,我会努力的,”他最终说到,“我会努力让前辈信任我。”
“不是不信任的问题。”
“因为我不够强大不够可靠,才会让前辈……”
“适可而止吧你这个热血笨蛋,”阿誉一把抓过优幸的衬衫领口,“就是怕你会更加不顾自己太拼命才不答应的啊,你到底是怎么理解别人说的话的啊!”
“那就成为恋人啊,我一定会听前辈的话,让我停下绝不往前。”
“你才不会,你只会想出一百条理由反驳我,然后撒娇耍赖骗取原谅,下次还敢。”
“不试试怎么会知道呢?”
优幸无辜眨着大眼睛,就像这样,撒,娇,耍,赖。
阿誉烦躁的松手,“和你说不清楚。”
“不行,不能让前辈蒙混过关。”优幸顽强争取。
偶有路过的人听见他们的争执投来探究的目光,阿誉觉得大半夜这么纠缠下去实在也不是个办法。
“真是受不了你,去我家再说吧。”
“诶?”优幸瞪大的眼睛,“第一次约会就去前辈家里吗?”
这个臭小子到底在想什么啊!!!
宗谷誉觉得自己快被逼疯了,整个人都肉眼可见的泛起红色,拽着后辈回家的路上一心只想着狠狠揍一顿再说。


FIN.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乌鲁托拉同人站-奥特系列/奥特曼系列的非官方同人论坛

GMT+8, 2022-9-30 04:03 , Processed in 0.307176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